Inverno_

[冬叉]Ash

WINTER:

百粉点梗文,@白象之牙太太点的梗( 【冬叉】朗姆洛是普通寿命,而冬兵是超级寿命,注定在无限的时间中消磨无限的思念。或者【冬叉】WINTER只在世上留下一件遗物,但是RUMLOW却连最后一件遗物也因为BUCKY的漫不经心而失去。 )写了第一个。


我辣么善良实在是虐不起来嘤嘤嘤,换了三四种写法才确定下来怎么写,写的不好大家多多包涵(跪)


有盾铁,我好像总喜欢带上盾铁= ̄ω ̄=


        哪怕只剩下了灵魂,Tony跳脱的性子也依然没有改变,想到些什么点子的时候,他就会像以前一头扎进工作室一样嗖的一下消失在Steve的眼前,沉浸在庞大的虚拟网里。


        Steve知道他活在几乎无法被摧毁的网络里,他很好,可是Steve就是控制不了,每每Tony的投影在自己的面前破碎,他都仿佛在重温他的爱人在他怀中逝去的感觉,心脏痛不可当,恨不得跟随所爱之人一同长眠直至腐烂。


        他有强大的力量,绵长的寿命,他是超级英雄,可他却留不住自己的爱人。


        死亡是那样的绝望,又是那样的不可战胜。


        他聪明绝顶的爱人穷尽半生的力量才得以将自己的灵魂保存于世,与他相伴,可是就算如此,当初亲眼看着爱人死去的无力也几乎击垮了他。


        所以他几乎不敢想象他的挚友Bucky,究竟是怎样面对这一切的。


        就算再也不能拥抱Tony,可至少Steve还能看见他。可Bucky却是彻彻底底的失去了Rumlow。


       当Bucky结束一场任务,高高兴兴归来的时候,所见的只剩下了一捧不辨面目的灰烬。


       “Rum去哪里了?他怎么不来见我?”Bucky皱着眉头看了那个小小的盒子好久,然后不高兴地问道。 他神色如常,眼睛里却结了一层蒙蒙的灰,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身体里被夺走了,只留下一具空壳。


        Steve说不出话来,他该说什么呢?他要要怎么跟自己的挚友说:嘿,你的Rumlow死了,他死了。


        是他派给了Rumlow那个任务。


        不过是个级别普通的日常任务,他们谁也没当一回事。


        临走的时候Rumlow还跟他说晚上要趁着Bucky不在找Tony和Clint出去High。自己当时笑着回答他说我会帮你瞒着的,但是不许跟着Tony乱来。


        然后呢?然后就没有了。


        他们收到警报赶到的时候只看见一片绚烂的火海。


        Tony就是从那个时候起突然意识到了他们之前的不对等,消沉了好多天以后,就开始拉着Burce一起疯狂的研究他的“灵魂”计划。


        Bucky独自杀死了害死Rumlow的那个组织的所有人,可那有什么用呢?


        是他派给了Rumlow那个任务。


       “Steve?我带了早餐。”Bucky拎着两个餐盒进来时,Steve翻着报纸,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清晨阳光落满了房间,灿烂温暖的一如两个世纪前在布鲁克林或者几十年前纽约天空高悬的太阳。复仇者大厦依然还是复仇者大厦,在恒久不变的太阳下嚣张的闪光。


       “早,Bucky。”Steve放下报纸,这个年代纸制品已经不多见了,日新月异的高科技产品取代了书本报纸,现在的很多小孩子大概只在图书馆博物馆才能见到真正的书。他却一直保留了阅读报纸的习惯,Stark工业甚至有个专门的印刷部门。


        Bucky熟门熟路地摸进开放式厨房,Jarvis控制着流理台整齐的摆出他需要的碗碟。他准备了奶油海鲜粥,鸡蛋火腿三明治,水果沙拉里有整颗的草莓和翠绿的奇异果。


       “Tony呢?”Bucky摆好早餐,四下看了一圈,问道。


       “别在吃饭的时候喊我,”Tony郁闷的声音从某个角落里传来,他给自己设计的发声系统完美的还原了他的声音和语气,宛如再生:“我正在研究怎么样用数据流模拟各种味道,这样的话当我虚拟出一个苹果,我就能尝到苹果的味道了。啊哈,我真是个天才!”


       “唔,真不错,”Bucky咬了一大口三明治,笑着说道:“我敢打赌,你要是成功了,你的整个系统都会被弄成咖啡跟甜甜圈味的。”


       “当然,我爱咖啡!我爱甜甜圈!”Tony的声音略微拔高了些许,Steve几乎想象得出这家伙激动的眉飞色舞的样子:“不得不说你真是提出了一个好主意,鹿仔。”


       “嘿!”Steve不得不制止他们俩:“好好吃饭,Bucky,别给Tony出什么坏主意了。还有,Tony我得警告你,过多的摄入咖啡会影响你的健康……”


       “哦……得了吧Steve,你那些说辞我都快背下来了。”Tony痛苦地说道,Steve想象着他不甘不愿皱着脸的模样忍不住笑了。


        Bucky没再说话,安静地吃着早餐听着Tony死缠烂打的跟Steve各种拌嘴打岔。


        他现在习惯了自己做早餐,跟Rumlow的手艺没办法比,好歹还不错,就这他还练了好几年才到这水平的,一开始连煮个意面都煮不熟或者干脆糊锅,被Rumlow知道了一定会被嘲笑死的。


       “Bucky?”Steve喊他,光彩如昔的清澈蓝眸注视着他。


      “哦,走吧。”Bucky回过神,他们吃完了早餐,要一起去神盾的基地大楼。


        这些年他和Steve始终没有变老,血清显示出了蔑视时间的威能,将他们强行从时间线上拉了出来,困死在原地。


        你见过封存在琥珀里的小虫子吗?


       “Rogers队长,Barnes队长,早上好。”在大厅他们遇到了Sharon家的小姑娘May,红着脸和他打招呼。


        这丫头前些年死活追着他说喜欢他,非要嫁给他,闹了好久。


        现在都嫁了人有了孩子了,见到他还是会不好意思的脸红。


        幸好这件事Rumlow不知道。Bucky心里想着,笑着和小姑娘打招呼,得知她是来找丈夫的。


        年少时的迷恋是多么的不可靠,你看。


        他回头寻了一圈,周围的人匆匆来去,Rumlow不在。


       “找什么?”Steve拍拍他的肩膀。


         Bucky抿嘴笑了笑,摇摇头。


        在电梯里遇到的特战队那些年轻的孩子们,他们跟他打招呼,叫他队长。


        Rumlow之后的特战队就由他接手了,再也没有别人。


        他点点头,对那些或崇拜或爱慕的眼神视而不见。


        通往Steve办公室的那条走廊上挂满了照片。那些他认识的人如今有一半都在这里了,Nick,Clint,Sam……


        而另一半,Hill身体还不错,能追着淘气的孙子跑过整个花园,Coulson已经渐渐开始忘记了一些事儿,Rollins的腿两年前就已经不能走了……


        Rumlow悄悄出现在Bucky的身边,和他并排走着。


       “这照片真丑。”他点点自己的照片,一脸嫌弃的评价道。


        “嘿!你是在嫌弃我的技术吗?”Bucky不满的鼓起嘴,Rumlow的那张照片是他拍的,刚从一场战斗中脱离的Rumlow从飞机上走下来,脸上的伪装没有擦去,黑色的作战服染着血与硝烟,眼神凶悍。


        Stark给他的手臂装了摄像头本来是为了任务需要,更多的时候却被他公器私用拿来偷拍Rumlow。


        他对Rumlow怒目而视。


        “Bucky?你在跟谁说话?”Steve担忧地看着他,探手来摸他的头:“病了?”


       “没有,只是自言自语而已,我在想晚餐的菜谱。”Bucky躲开他的手。


        他忘了,Steve看不见Rumlow。


        是的,他身边有个谁也无法看见的幽灵。


        这就好像迟来的满足了Bucky曾经有过的那些很傻的愿望似的。比如说他想把Rumlow藏起来关小黑屋谁也不给看,或者说让Tony造个什么缩小机器把Rumlow缩成一小只,天天被他揣在口袋里什么的。


        这种念头要是让Rumlow知道了,他肯定要被Rumlow嘲笑到天荒地老的。


        Bucky也知道自己的想法不靠谱,可是没办法,谁叫他那么喜欢他呢,连别人看他一眼都觉得是抢了自己的宝贝。


       当然这种话他打死也说不出口,Rumlow不也一样没说过爱他么。


        Steve有些文书工作要做,他忧心忡忡地目送Bucky去了训练室,明显是没有相信Bucky关于晚餐的说辞。


       “早上好,Rollins。”训练室里Rollins正在给小崽子们看战场录像做战术分解指导。他早就过了出外勤的年龄,两年前开始坐轮椅,不过他也是总部里除了他们之外还在职的资格最老的特工了,当仁不让的担任了小崽子们日常训练的总教官。


       “早上好,Winter。”Rollins说道。他也是唯一一个还会喊他Winter的人了。


        最近的美国风平浪静,Bucky每天的任务就只剩下了调教新来的菜鸟外勤。


        Rollins说他欺负新人的表情跟Rumlow简直如出一辙,又贱又欠。


        他说这话的时候Rumlow正靠在墙角,挑眉看着Bucky笑得一脸的妖孽:“学我,嗯?就这么爱我?”


        对啊,就这么爱你。Bucky回以灿烂一笑,吓得面前的小菜鸟腿都软了。


        上完了战术Rollinsns给每个人发了纸和笔,这年头纸可是稀罕玩意儿,小崽子们拿到的时候都有些不明所以。


       “外勤特工每时每刻都是在和死神共舞,也许一秒镰刀就会割断你的脖子,”Rollins坐在轮椅上,眼神沉稳而锐利地扫过每个人:“这堂课很重要,你们将写下遗书,也许某一天我会替你们将它送到你最爱的人手上。”


       “你们要知道,这封遗书并不是在预言死亡,只是让你们更加清楚认识你们将来所要面对的什么——学会谨慎,学会敬畏,但不要畏惧,生与死都要有更高的价值。你所做出的每个决定,影响的都不只自身而已。”


        那些年轻的眼睛里绽放出惊人的光彩,没有一个人莽撞的下笔。在长久的静默之后,这些年轻的孩子们低下头,在纸上写下属于自己的那份遗书。


        Bucky和Rumlow并排站着。


        Rumlow用肩膀撞了撞他:“你看了,对吧?”


      “嗯。”Bucky偏过头看他。


      “我就随便写写的。”Rumlow看天花板。


      “我当真了。”每一条我都当真了,我认真的去做了,认真的让自己活得更好。


      “咳,有些话也不是随便写的。”Rumlow摸了摸鼻子,脸红了。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中午的时候Bucky一个人溜出去吃饭,Steve抽不开身,Bucky去找他的时候他正对着浮在桌面上的三维图像比比划划,时不时添写删减,有种Stark附体的神韵。


        纽约还是那个纽约,到处都繁华的过分,好像一颗烂熟的浆果,从里到外拥挤着几乎要爆出来了。很多地方却又变得陌生,这些年到处拆拆建建,说起来神盾和复仇者几乎要担上一半的责任。


       第二个十字大道口原来有家餐厅,是他和Rumlow第一次正经约会的地方,结果不知道当初为了什么鸡毛蒜皮的鬼问题两个人就打起来了,还打碎了人家的落地窗,连门口的路灯柱都撞倒了。


        现在那里变成了一家珠宝店,橱窗里的假人昂着脖子,绿色的宝石熠熠生辉。


        Bucky笑眯眯地敲了敲玻璃:“现在我们俩再把人家的玻璃打坏,估计就要被当成大盗了。”


        Rumlow在他身边,侧头看他:“谁叫你先惹我的。”


      “嘿,别说的好像是我一个人的错一样!”


      “难道怪我?要我说吃饭什么的在家里就好了。”


      “我们是在约会好不好,当然要在外面……好吧,我也觉得还是在家最好了,被Steve追着念叨可真不好受。”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观点勉强达成了一致,鸡妈妈模式的Steve他们谁都惹不起,连Stark都只能摇白旗。


        Bucky记得他们俩打完了还一起去看了电影。看得是《暮光之城》,挤在一群小姑娘中间他们俩全程“WTF”脸看完了这部连狗屎都算不上的鬼扯电影,白白浪费了两大包爆米花。


        后来又不知道脑抽个什么劲,他们一边恶心一边居然还把这个系列完整的看了下来。


        Rumlow还说你看你其实跟那个男主挺像的,除了你不用吸血。


        Bucky到现在还记得清情节,他突然很羡慕爱德华,起码在兜兜转转之后,他还能够把贝拉永远留在身边。


        他穿过拥挤的人潮慢慢走回去,Rumlow走在他身边。


        他和路过的人打招呼,Rumlow在他耳边。


        他在训练室把小崽子摔打了一遍,Rumlow看着他。


        他回家,Rumlow回家。


        他做晚餐,Rumlow挑剔他的厨艺。


        他吃晚餐,Rumlow在餐桌的另一头。


        他入睡,Rumlow躺在他的身边。


        他突然醒来,时正午夜,Rumlow不在。身边的床铺冰冷,整洁的没有一丝睡过的痕迹。


        Rumlow死了。


        他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


        脑海里Rumlow的样子模糊又遥远,他发现他竟然想不起Rumlow的样子了。


        一刹那巨大的恐慌紧紧扼住了他的心脏。


       他跳下床,发疯地翻出所有Rumlow的照片,Rumlow的衣服,Rumlow的武器。


        照片上每一张脸都模糊不清,衣服上没有了他的气味,武器上留不住他的温度。


        他推开所有的东西,疯了一样的跑出去,在午夜的大街上狂奔。


        身边只有清冷的风。


        Bucky想起很久以前的夜晚,他们两个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慢悠悠地走着,不远处是他们的家。


        透过密集的路灯还能看到不那么明亮的星光,曳过天空的银河像模糊的披纱。


        他们还在一起看过众多的星空,在巴伐利亚古堡的塔尖上,在巴西潮热森林的树顶上,在荒漠,在冰原,在无边的旷野,在狭仄的囚室……


        可是那些场景里的每一个人都面目模糊。


        他没有惊动任何人,潜进神盾的资料室,找出了Rumlow所有的任务录像。他贪婪的看着每一帧图像,天长日久许多地方都已经开始失真了,变得扭曲模糊。


       “我是特战队Rumlow,这次由我来辅助您,Captain。”Steve面前的Rumlow,试探的眼神。


       “……这里是Rumlow,突击小队已经就位。”任务中的Rumlow,严肃又凌厉。


       “……操你的Winter!跳伞要带伞包!”气急败坏的Rumlow。


       “Winter!我们结婚吧!”这是Steve和Tony的婚礼上,喝醉的Rumlow朝自己大喊。为什么这个也会混到任务录像里啊。


         ……


       “……这里是Rumlow……任务有变……咳咳……请求支援……”


        这是Rumlow的最后一个任务。


        他本来打算好回来就跟Rumlow正式的求婚的,被抢先了真是太不甘心了,怎么也要找回一次才算。


        只剩下骨灰什么的,这招也太狠了。


        这下子他永远都输他一次。


        太狡猾了,太狡猾了。


        太阳照常升起。


      “Steve?我带了早餐。”  Bucky走进来的时候Steve正在看报纸,一如往昔。


Rumlow的遗书:


给Winter:


       我还是喜欢叫你Winter,那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你。


       老实说我可没打算让你看见这玩意儿,都是这什么破规定逼的,我还想跟你长命百岁呢,好好儿的写什么遗书啊真是。


        不过谁没个万一呢,尤其干我们这一行的,从来是有一天算一天,遇到你之前我也从来没想过要跟哪个人一起生活,本来嘛,自己都没个着落还要去牵累别人跟你一起担惊受怕,说不定哪天人就没了,有什么意思。也就Rollinsns那小子整天盘算着什么时候攒够钱不干了回家娶老婆生孩子养狗,出息。


        所以说你看我多认真的想跟你在一起啊,怎么说也是花丛老手愣是被你个熊孩子套牢了,陪你出生入死还给你做饭洗衣服,要不是老子不会生,孩子恐怕都有一足球队了。


        扯远了。


        我肯定是会比你先死的,你到时候可不许发疯啊,听话。


        我想想,我要是死了你吃饭的问题可不好解决啊,你丫又不会做饭。这么着吧,去Cap家里蹭两顿先,反正Stark死有钱养你几天也穷不了。


        然后你给我好好学学做饭知道吗?让Cap教你,千万好好学,不许熊,别饿瘦了,那肉乎乎的小脸要是瘦了多不好玩。


        衣服有洗衣机呢,洗不干净扔了算了,反正我也不会洗。买衣服就去找Romanoff特工帮忙,千万不要找Stark当顾问,你驾驭不了他那么骚包的风格。


        还有出任务别老仗着死不了就埋头往前冲,没我给你看着后背多危险。跳伞一定要背伞包,这他妈又不能要了你的命,瞎耍什么帅。


        武器什么的学着自己整理,那些个宝贝都跟自个儿的老二一样,我帮你弄弄还可以,但不能让别人摸,自己学着打理吧。


        我就两张卡,密码你知道,多买牛奶,少吃垃圾食品知道不?去年偷偷在布鲁克林买了房子,本来就是打算给你的,Rollins知道在哪。


        不要随便勾搭别人。


        说了那么多,我他妈就是不想你找别人,你千万把自己伺候好了,不许随便勾搭男人,女人也不行,不要随随便便就跟人家走了。我死了也不许,虽然这话听起来怎么就那么腻歪呢,但是这是老子的真心话。


        有时候我觉得我干脆先弄死你得了,免得那么折腾我,可是老子他妈的舍不得。


        我有时候想,要是我没见过你,我就能心安理得地跟着Hydra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可谁叫我看见了你呢。


        其实你那时候冻在法冰柜里其实一点都不好看我跟你说,跟块冻猪肉没两样。可是当你睁开眼睛的时候你知道我想什么吗?


        我就在想,卧槽,老子这辈子铁定是要栽了。


        你说说其实Cap比你长得好看多了,性格又好,我怎么就没看上他偏偏看上你了,我上辈子肯定欠了你八条命,这辈子来可劲儿还的。


        反正我认了还不行嘛。


        上次我都求婚了,你到底是答应不答应啊。


        算了,答不答应我都当你答应了,就这样。


        就这么多吧,想起来什么再后补。


        这么个东西真要给你看其实还有点不好意思,不过等到我死那估计的是很久之后的事儿了,到那时候咱俩估计都该磨到没脸没皮左手牵右手的程度了,那再让你看到也就没什么了。


        你听好了啊,这话我就说一次。


        Winter,我爱你。


        我的一切都能给你,只要你愿意要,那么哪怕我死了只剩下一把灰,也都是你的。


                                                                             你的


                                                                              Rumlow


   


   


   


   


   


     


   


   


   


   


   


   


  


   

评论

热度(87)

  1. Inverno_好想养猫头鹰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