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erno_

大叉骨小吧唧 补充说明

经常手滑:

上一个“第一次”脑洞 叉骨补充说明


对于叉骨来说,这事有点糟心


这糟心的事是这样开始的,当他第一次被领到武器面前,就觉得武器跟传说中的有点不同。然后这个预感向诡异的方向滑去:


1、传说讨厌身体接触的武器总有意无意的碰触朗姆洛的身体。


2、起初朗姆洛认为想多了,武器怎么可能“调戏”自己!但是握住他腰侧抚动的手指,落在耳后的摩擦,受伤时靠在他身上用嘴唇对脖颈的摩擦……卧槽,世上有那么巧的事吗?武器知道能总戳到他的敏感点。


3、事情越来越糟,当某一天朗姆洛终于耐不住撩拨,当面问冬兵是不是故意的,对方反而很满意的样子,开始得寸进尺。


4、于是叉骨逃了,借着各种理由躲开冬兵。虽然武器很美很强大,让叉骨心痒得不行,但是跟武器谈恋爱可不是利于提升存活率的好办法。


5、然后他被皮尔斯叫去了,皮尔斯语重心长教导朗姆洛,男人做了就要负责。就算朗姆洛存在一些不耻的嗜好,但不会影响他在九头蛇的地位……巴拉巴拉说了半天,朗姆洛才听明白,冬兵因为见不到叉骨闹起脾气了。“可是……这不关我的事啊。”朗姆洛怎么想也得为自己辩解一下。这下皮尔斯真怒了,让人把叉骨绑了给冬兵送过去。一路上,碰到的人要么鄙夷嫌弃要么摇头惋惜。连副队经过他身旁都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知道队长你花心,但是毕竟武器的第一次是给了你,我们也没办法……”


6、他们不能这样!他为九头蛇立过功!居然因为小骗子一句瞎话,就把他绑上了武器的床?不是说冬兵脑子早烫冒烟没感情的吗!哦操,居然技术这么好!


7、被喂饱的叉骨抽着事后烟,心情复杂。


8、例行打炮没问题,但是叉骨对于冬兵执着的认为自己弄走了他的第一次(当然事后的不算)耿耿于怀。一定是哪个技术人员烧坏了武器的脑子。算了,反正冬兵的第一次确实是自己的。这样想,叉骨还有点小得意呢。


9、九头蛇炮日如年,但是也没坚持太久,武器在桥上碰到了拿盾牌的男人,回来就被拉去烫头了。朗姆洛在内心感叹,这回恐怕是要把冬兵的病都治好了,那么以后他们也就没交际了。也好,他恐怕是活不过这次的任务,等他死了,武器也不会为了他伤心难过了……哦,说得好像冬兵真的有感情似的,听着尖叫声,叉骨还是不舍的看了两眼才走掉。


10、叉骨觉得九头蛇的覆灭是有原因的,比如连基本的烫头技术都做不好,被九头蛇从废墟堆里回收注射仿制血清重新投入战场的叉骨,上过电椅,却还记得冬兵。说好的洗掉一切重新开始呢?


11、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开端,是被美国队长狠狠的揍脸,具体原因除了他是九头蛇,还有死人恩怨,“你这个恶棍!居然连被洗脑的人都不放过!你居然强迫了他!”被揍懵的瞬间,叉骨平生第一次想对美国队长大喊:冤枉啊……


12、然后冤枉他的混小子冬兵,现在是巴恩斯,巴基一脸歉意的握着躺在病床上叉骨的手,“斯蒂夫一直问我为什么总要找你,我就实话实说了”那小子笑了笑,“毕竟你是我的第一次。”面对真诚的眼神,叉骨哇的一口血吐出来,又昏了过去。他希望再醒来,还是回九头蛇去算了。


13、当然他没回去,九头蛇玩完了,罗林斯那帮人还指望靠他能一起将功赎罪。而且每个超级英雄都听过了巴基关于“第一次”的版本,似乎叉骨如果敢抛弃巴基,就算他不是九头蛇,下场也会……你懂的。


14、不过后续的事情比叉骨预想的要好,巴基为了让叉骨能活下来,瞒着他在军事法庭为他辩护,还跟独眼签了卖身合同。叉骨也感动得勉强接受了好意,搬去跟巴基同住,两人一起执行点超级英雄身份们不变执行的不那么光明正大的任务。


15、都挺美好的,除了巴基改不掉示爱的口头禅“谁让你夺走了我的第一次。”“你拿走第一次的时候就爱上你了”让朗姆洛有点暴躁。屁话,他后来查了冬兵资料,不算冬兵之前,巴恩斯那堆艳史,做了冬兵之后,九头蛇也是给冬兵做过类似的实验的。说什么第一次,巴恩斯和冬兵,都不是。臭小子就骗他吧。


16、某次吵架的时候,巴基还是这样说,朗姆洛忍不住嚷了回去。对方居然委屈的皱起脸,说他不懂,他负心,他不负责任,他不懂他苦恋他多少年……然后摔门走了。朗姆洛心塞的,更心塞的是接到各方电话,要求朗姆洛去复仇者大厦接人。连一向不管闲事的布鲁斯见了他都摇头,说他伤了巴基。简直没天理。


17、当然了,小插曲很快过去。朗姆洛和巴基还是开心的没羞没臊着,只是巴基不再提什么第一次了,而且热衷于让朗姆洛尝试震动工具。难道他不愿意自己动手了?这让朗姆洛开始有点心虚。更何况他不喜欢那玩意。


18、某一天,巴基兴奋异常的拉着他去神盾,他们领了一个低级的监视任务。去布鲁克林。朗姆洛兴趣缺缺,但是看巴基往行李箱里扔着领带、手铐、脚链、还有……按摩……好吧,看来是把任务当休闲了。哼,朗姆洛舔了舔嘴唇,他就知道巴基还是喜欢他的(身体)的,恩,应该是。


19、巴基把他绑在那个破屋子地下室的床上,说真的,他们不是没玩过这个,不知道什么原因让对方乐上了天。那个据说是斯塔克的新礼物,感觉依然没多好。算了,只要巴基高兴。


20、他被遮住眼睛之后,巴基说要离开一下,朗姆洛觉得他是故意的。于是也玩心大起,配合着开始大声呻吟起来,没多久就听到脚步声。虽然被震动X弄得口干舌燥脑袋有点发晕,但是朗姆洛还是分辨得出那声音不属于巴基。


21、操,点背,居然是个孩子!


22、还好巴基赶回了,不然……什么……?“别担心,亲爱的,那是我。对,就是时间裂缝。那是过去的我。还有,那个时候,不,是现在他年满16岁,你不用有心理负担。”然后一切都乱了。


23、朗姆洛可不想承认自己被少年巴基懵懂的样子戳得萌心大动,他坏心眼地一边骑着大的那个一边眼神勾搭小的那个,摆动着腰肢各种招数,居然让小吧唧直接把弄在了裤子里。哦,怪不得臭小子一直耿耿于怀。


24、然后他就嘲笑不出来了。大混小子开始给小混小子师范授课……被前冬兵和未来冬兵同时啪啪,那滋味……好吧,朗姆洛哭了,绝对是爽的。


25、之后多年,当有人问朗姆洛为什么那么心甘情愿跟巴基在一起,快要退休的叉骨悠闲地喝了口热牛奶,耸耸肩,“没办法,谁让我当年夺走了他的第一次呢。”




这回补完了。

评论

热度(39)

  1. Inverno_经常手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