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erno_

大叉骨小吧唧?

经常手滑:

随手脑洞:恩,吧唧的第一次经验→_→




那时候吧唧刚过完16岁生日,斯蒂夫帮妈妈去城外做工几天,吧唧无聊漫无目的独自在街上溜达。路过街角一所废弃的老房子,发现大门虚掩着,还闪烁着奇怪的光芒。


吧唧壮着胆子推门走进去,大门突然在身后关闭,任他怎么敲打也开不开。正在吧唧考虑藏屋里寻个东西砸碎玻璃的时候,他听见地下室有人呼救。吧唧虽然有点害怕,但救人心切,抄起地上的木棒就跑下地下室。


地下室有一张床,床上是一个赤裸的男人双手被拷在床头,男人眼睛上被绑了一条浅蓝色的领带遮住视线,腿间那东西直挺挺的,看样子正痛苦不堪的扭动。


吧唧不是第一次见陌生男人的裸体,但是第一次觉得有些尴尬不敢直视,因为那人的样子让他觉得有点口干舌燥。上帝保佑这可是不正常的。男人似乎发现了他,声音沙哑地询问,“winter?”


什么?吧唧清了清嗓子,“抱歉,先生,您需要帮助吗?”


对方听见声音突然僵住了,开始奋力扯着手铐,想挣脱出来,嘴里咒骂什么小混蛋,还说这地方安全,他妈的连小孩子都进的来,丢尽老子的脸。


“没……没……你的事,啊恩……从……从这滚出去,小子。”男人试图恶声恶气吓走他,但是不知什么原因,连一句完整话都说的气喘吁吁。吧唧认为他可能是觉得他帮不上忙,被小瞧了有点生气,但是他不能留下这个好看的男人(吧唧被自己的用词吓到了)在这受苦。


吧唧想先把那条领带解开,这样他们可以更好交流,但是手还没碰到领带,就被人拎着后衣领扔到地上。天啊,吧唧根本没注意到有人来。难道是绑架犯回来了?吧唧从地上爬起来,还没站稳,就被人又揪住领子拎了起来。


对方捏着他的下巴,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天,然后莫名其妙笑了起来。“哦,我的天,原来如此,我就说我不会错的。”


“你他、他妈有病吧……啊…快快……快把他弄走。”


“不不,他必须留在着,亲爱的。这就对了。”


“Winter!”


“别心急,布洛克,今天可是好日子。”然后那个被称作Winter的绑架犯一边对床上的布洛克(吧唧确定是这个名字)说话,一边把吧唧放下来,又低声在他耳边说,“站在这别走,你敢走,我就杀了他。”


吧唧张大嘴,那个Winter居然有一个义肢手臂,而且看起来行动自如。Winter走到床前低头跟布洛克说了几句什么,对方发出一声难耐呻吟的,“老天,我……真不敢相信…啊…居然是真的。”


“我对你从不说谎。”


“狗屁!是…嗯……是谁骗我……军事法庭……啊嗯……混蛋,快点过来”布洛克似乎想争论点什么,但最终败给了别的需求。


Winter看了吧唧一眼,确定他还老老实实站在那,伸手抚上对方的胸膛,然“好好看,你可以学到几招,会有用的。”然后吻了上去。


吧唧有点被吓到了,他知道些这样的事,在镇上有一个怪人,据说是有这样不耻背德的喜好。他们都被告诫要离那怪胎远远的。


难怪绑架犯要把布洛克先生绑架到这里,吧唧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救人,Winter说不允许他离开,那么可以趁他分神,用手中的木棒……


“我可没在强迫他,”显然Winter猜中吧唧的心思,“他心甘情愿。对吗,宝贝?”他用铁手把布洛克的手上和脚上的锁拷扯碎,被释放的双腿急切的缠上Winter的腰,又伸手在股间抽出一个东西,然后把那个东西扔到地上,恶狠狠咬了Winter的肩膀一口,“我讨厌这东西,再说一次。”


“斯塔克保证过新技术会更好。”


“你是说你觉得那玩意比你更能满足我吗?”


代替回答的是Winter的动作……


好吧,总之Winter和布洛克当着吧唧的面,上演了一场春宫大戏,吧唧从一开始的震惊恶心到躁动不安,再到全身血液集中到下半身,总共过程只用了布洛克十五声呻吟。


然后Winter扯掉了布洛克眼睛上的领带,两人调整了姿势,布洛克骑动的时候那双巧克力色的眼睛却盯着吧唧,让吧唧觉得是自己在动作,没多久在布洛克释放的瞬间,吧唧居然同时泄在裤子里了。


那边Winter在弄完后,把吧唧拽上床,开始指导他用不同动作让布洛克发出不同的声音。布洛克一开始还是有点抗拒,似乎被一个小屁孩弄出来是件丢死人的事。吧唧不高兴了,怎么能让人两次三番小瞧他呢,于是在努力学习下再加上Winter变着花样的教训掩饰……恩……反正对方被他们弄哭了,还强忍着不要求饶的面容弄得吧唧心里小鹿乱撞。他觉得自己恋爱了,居然爱上了一个有情人的同性,而且至少还要大自己十多岁。


总之,他的第一次圆满交代给这个陌生人了。等从屋子里出来,吧唧还觉得恍恍惚惚,到家就疲惫得倒头大睡,醒来觉得做了一场诡异得梦。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吧唧决定再去一次那个屋子,也许Winter先生不反感跟他可以再参与进去,但是吧唧怎么找也找不到那了。等斯蒂夫回来,看到吧唧魂不守舍的样子,问其原因,吧唧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觉得可能自己真的只是做了一次太真实的梦,只说大概是失恋了。


然后没过几年战争爆发,吧唧参军,他的好友成为了英雄,他成了九头蛇的武器冬兵。直到有一天,他睁开眼,正对上一双巧克力色的眼睛打量着他,突然冬兵脑子里有个小火花闪过。


他不明白那有什么意义,但是有个声音告诉他,他可以做点什么,让那个看着一脸拽相的男人发出点令人愉悦的声音。


然后冬兵就那么做了,很好,跟他想象中一样。


多年后,当斯塔克一脸坏笑送给他一个“有趣”的东西,当做他和朗姆洛X周年纪念礼物;而神盾局在布鲁克林发现有时间裂缝的异动,巴基自告奋勇拽着前九头蛇特工队长去领了监视任务。


再过一会儿,布洛克就会相信他说的“第一次”不是讨好用的情话了。“我出去拿点东西,宝贝,你先自己玩一会。”巴基亲吻了下朗姆洛的额头,将震动档开到最大。


他走上楼梯,将屋门半开。开始等待。

评论

热度(41)

  1. Inverno_经常手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