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erno_

《Muse》 2/3

小翅膀和紅星:

#nc17


#女式衣物play,雷者勿入。




這裡只貼一部份,剩下的請點 或ao3








1945


 


一月,咆哮突擊隊南下來到馬賽,這會兒法國戰事已大致抵定,Hydra基地也陸續收服,突擊隊們來此只是為了同Philip上校和小組軍官會合,針對還未殲滅的少數Hydra山區據點制定作戰計畫。馬賽港被轟炸的面目全非,天陰沈沈的,飄著細雨,海風從斷垣殘壁間吹拂而過,眾人的髮稍衣擺都被風帶了起來。他們正在等待傳說中的美國隊長,三五成群地聚集在用來當作臨時開會地點的民居外,一點小雨可阻擋不了他們。有個小孩拿著盾牌,說是盾牌,其實只是在坍倒建物裡撿到的時鐘零件,草草畫了顆紅星和藍色圈圈,就算如此簡陋也足夠讓他的同伴羨慕了。女孩子們竊竊私語,不時發出連串的笑聲。


會像是開完了,幾位軍官陸續走出門口,其後金髮的高大身影終於出現。隊長穿著整套國旗配色的制服,顯眼而意氣風發,他對圍觀群眾露出標誌性的美國隊長笑容,彷彿就是這陰天裡的太陽。人群一湧而上,像磁粉遇到磁鐵般將隊長團團圍住,幾位姑娘和小伙子手上還攢著隊長在賣債券時的照片,給隊長簽名時看起來特別驕傲。隊長對各種摟抱和肢體接觸全盤接受,來者不拒,只是要能讓居民們開心一點,讓他再表演一次舉著車都願意。沒一會兒隊長明顯已經忙出一頭汗,隊副也沒閒著,身旁圍了一圈人,其他突擊隊員們站在勉強可遮蔽的屋簷下,一副看好戲的姿態,倒不是說沒人理睬他們,只是這些人數一和隊長隊副身邊的比起來,還能游刃有餘地應付。


一方面是雨越下越大了,一方面是終於心滿意足,人潮漸漸散去,隊長撫了下額頭,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摸到的是汗還是雨。放下手,他注意到兩三步距離前站著個金髮碧眼的豐腴女孩,手裡握著已經被打濕的紙袋,隊長對著她笑,女孩也笑了,臉頰紅潤,樂得像朵花。她兩步併一步的靠近隊長,手往前一伸把紙袋往隊長手裡塞,隊長還沒反應過來呢,女孩就顛起腳抱緊他,在他雙頰上各親了一記,喜滋滋地跑走了。隊長打開紙袋,香水味撲鼻而來,薰得他暈眩,手往裡一掏一拿,還沒看個清楚,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塞回去,接著他好像愣住了,像是在確定,往紙袋裡盯著看了好一會,他不是沒收過特別的禮物,只是都沒這麼...“特別”。


隊長往身後一看,隊員們靠在牆邊的陰影下和幾個大兵聊天,Bucky對著他挑眉,像是在詢問。隊長又低頭瞧紙袋,然後稍微壓扁了,仔細地收到口袋裡。


 


Miller家的公寓就在幸運殘存下來的房子裡面,室內也被女主人維持的極為整潔,有兩個房間,陽台上還能眺望此刻連成一片的灰藍天空和地中海。他們極為熱情地把房子讓給隊員們居住,Miller太太盡力張羅一頓簡單的餐飯,不過對久經戰事的突擊隊而言,只要不是豆子罐,都像是大餐,這餐甚至是太豪華了。隊員們拿出珍藏的酒,熱鬧地吃喝起來,途中Steve被叫走,隊長要忙的事太多,他得去確定交代各種細節,畢竟Hydra可不比拿著一般槍砲的德軍,有的是更高階更有殺傷力的武器。


將近午夜他才回到Miller宅裡,聚會已經散了,餐桌上收拾得乾淨,只留下個碟子,盛著堆成尖頂的食物,旁邊放了餐具,還有一盆水和毛巾。Steve就著微弱的燈光解決遲來的晚餐,接著脫掉制服上衣,用毛巾擦洗著,他並不髒,只是有些灰塵,來回了幾次水盆裡還是清澈的,他把毛巾覆蓋在臉上,一邊擦拭一邊似乎還聞到槍砲的餘味。


大門被人推開了,Steve把毛巾取下,只見Bucky倚在客廳門框旁, 穿著那件深領軍綠上衣,露出的胸口一層薄汗,軍牌被沾溼了, 臉上鬍渣刮得乾乾淨淨, 明顯是已經收拾過了又和其他人出門喝酒跳舞。


“Dernier遇見他的同鄉好友,和DumDum他們不知怎的也像失散的兄第,一群人聊得停不下來,決定住一塊去了。”Bucky說。


“那麼是只有我們兩個了?”


Bucky沒回答,笑得眼睛彎彎,對著他舉起手中的酒瓶。


Steve向前去接過酒瓶,隨手放在旁邊的櫃子上, 一把摟住Bucky的腰抱得對方一時離了地,Bucky的手繞住他肩膀,兩人的唇立刻黏在一塊,互相吮咬著上下唇,汲取彼此的氣息。上一次他們獨處是多久以前,一個禮拜?一個月?Steve記不得,只覺得沒辦法碰Bucky的日子就算只有一個禮拜,好像也和一個月一樣久。他一路後退撞開了房間的門,往後坐在床上穩住Bucky的身體,讓對方站在他雙腿間。


Bucky低頭看他,手指梳過他的金髮。


“自從你變高後,我好像就沒機會這樣看著你。”


“你在懷念以前的我?”


“或許我是有點懷念,至少以前的你做不到衝進去爆炸現場或是充當人肉盾牌。”


說著Bucky就皺起眉來,Steve暗自無奈,每次一有較長的休息時間,Bucky得了閒,總會回想那一件任務、這一件任務,他又做了哪些讓人心驚膽戰的事,嘮叨的程度甚至比以前他還是個瘦小子時還嚴重。


“是,我會注意的,媽。” 他側過臉輕吻Bucky的手心。


“每一次,每一次你都這麼說。”Bucky歎氣,“我不是要你承諾不再做,無論如何,你是超級士兵,不是不死人,能不能就...更小心一點?......Steve!”


被教訓的超級士兵正拉低Bucky的領口,用鼻尖磨蹭著凸起的乳粒,手掌滑到褲子裡揉捏著兩瓣結實而圓潤的臀,Bucky身體一軟,好像站不住了。他心裡清楚Steve還會再做第二次,只要戰爭還沒結束,永遠都會有下一次,他能做到的也只有盡他所能給這傻小子當後盾,掩護他。他不是不相信Steve的能力,他只是,一直以來都擔心Steve擔心成習慣了,總克制不住唸叨Steve的嘴。


Steve開始咬他的乳頭時他是真的站不住了,腰被摟著除去了鞋子褲子,Steve正也要脫去自己的,又像想起什麼似的掏口袋。


“今天早上的女孩給你的?”Bucky看著他手上的紙袋,問。


“我們的狙擊手果真是視線一刻不離開我。”


“我看的是那漂亮女孩。”


“是嗎?”


不等Bucky回答Steve就抓著他一陣亂吻亂咬,分開後Bucky喘息著笑著看他,嘴唇被咬得發紅。
Steve轉而打開紙袋, 紙袋裡依然香噴噴的,Steve這才發現除了那團東西外還有一張紙,寫了些愛慕的句子,最後還有署名。


“真好,我都沒收到。”Bucky眨著一雙含笑的眼睛,看到Steve接著取出的東西後愣住了,Steve把最細緻的那件放到Bucky手上,絲質觸感,蕾絲花紋,正面還另外繡上了Steve的星盾圖案,做工精巧。


Steve還在看著Bucky,Bucky看著手心,半晌後,說:“這女孩真有意思,其他人塞的是手帕,她卻給你這麼精緻的東西,還自己加工過,送給你真可惜。”


“我也這麼想,除非...”Steve看他,雙眼充滿了渴望。


“除非?”Bucky問,語氣顯得有些刻意,他怎麼可能不知道Steve是什麼意思。


 


全文請點 或ao3









评论

热度(80)

  1. kis恋oO兔兔小翅膀和紅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不吃萝卜的兔子
  2. Inverno_小翅膀和紅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