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erno_

举头望明月,低头砍丁丁:

【转一篇读完很喜欢的文】“冬兵”塞巴斯蒂安•斯坦:冰冷并哀婉

著名的美国队长斯蒂夫·罗杰斯活了快100年,像活化石一样不老不死,肩扛美国精神与英雄主义不倒,憨直古朴、勇往无前的活在错误的时代,无论何时何地、遇到怎样的困境,他爆棚的胸肌和拳头,与那块无往不利的盾牌都能扫荡而过,一条理性之路都不留。

 

但他的动人之处又不完全是其上帝般的英雄主义,而是那永恒的孤单感,永远在救赎,却永远在错过,有趣的是,他错过了时代和爱情,却没有丢下友情。4月上映的第二部《美国队长》中,斯蒂夫与他昔日发小巴基重逢,两个被冰冻了几十年的老年人,在新时代中战火相逢,大打出手、震天动地,近乎浪漫的破坏了那些令人绝望的孤独感。

 

经历越是复杂,行为越是简单——这句话在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身上都得到了应验,他们用粗暴、酷炫的对打,展现了一段缓慢流逝、不断演变、周期崩解的深切情谊,这内敛的潜台词让《美国队长2》的故事阳刚却又略带哀婉,也让“冬兵”这个角色纠结复杂的成为了电影最大的亮点,事实上《美国队长2:冬日战士》——他的名字本来就是本片的副标。

 

意大利人曾这样形容比萨斜塔:“它一直这么斜下去、斜下去,但是感谢天主,它永远不会倒塌。”这差不多也是冬兵的写照,他仿佛一直生存在世界的边缘,摇摇欲坠却终归不倒。他是美国队长的发小,出生于上世纪初,面对了战乱连绵、内忧外患、死去活来、记忆紊乱、和时代错过的现状,经历的故事好像一部殊途同归的武侠小说:掉下山崖却死里逃生,重伤濒死却被改造重制,获得“神功”却失去记忆,以昂首天外的冷酷神情呼啸而归,亦正亦邪、混乱自残、一直在毁灭与挣扎,把观众的同情一路抛洒。

 

哀婉而复杂,冬兵令人过目不忘,其扮演者塞巴斯蒂安·斯坦因此一路窜红,备受关注,他被导演称为有着标准“坏男孩”面孔的演员,在其不长的演艺人生中,最被人记住的是《绯闻女孩》中花花公子角色(因出演本剧还和QueenB莉顿·梅斯特交往2年之久)。带着“坏男孩”的标签,塞巴斯蒂安出演过各种渣男、反派和坏蛋,而奇妙的是,几乎他的每一个角色都有着强烈的自毁倾向,充满自我挣扎和自我羞辱。

 

“可我并不是个坏男孩。”塞巴斯蒂安对此语无伦次的辩解,“我喜欢的是喜剧演员,偶像是金·凯利,我走路吃雪糕都会弄得一身……我想演个英雄。”于是,他去试镜了阳刚正直的美队,最终成了哀婉叵测的冬兵,可这个选择却又曼妙的恰如其分着,如今的超级英雄电影里总有一段哀婉的故事才行,蝙蝠侠失去了女友、钢铁侠迷失了身份、蜘蛛侠不明了身世,雷神的弟弟总在缺爱,而美国队长和他失散多年的兄弟相爱相杀、彼此牺牲着。

 

“冬兵”塞巴斯蒂安·斯坦出生在罗马尼亚,他曾就此自嘲:是的,那时那里是社会主义国家,和冬兵身上的红星倒是相得益彰。直到12岁,他才来到美国,整个青春期都活得颇为焦虑,急着摆脱外来人的印记与口音,急切的希望被接纳和被喜爱。17岁,他开始参演舞台剧,看到有人为其表演落泪,那一瞬间,才找到了归属感。

 

每个演员都会充满仪式感的解读自己的表演生涯,塞巴斯蒂安则似乎并不善言辞,在冬兵之前,人们对他的印象停留在脑子空空的花花公子上,他喜欢去KTV玩耍,无论是公众场合还是媒体采访,都说不出太多的幽默和有料,可在“冬兵”这个角色后,他让全世界认知了其独特的气质:冰冷、阴郁却又哀婉,在凶残的杀戮与毁灭里,备好了欲语还休的悲剧,也写好了大任与救赎。

 

 

(原载《壹读》)

http://i.mtime.com/xiaotuo1130/blog/7773606/

评论

热度(281)

  1. 静予长安举头望明月,低头砍丁丁 转载了此图片
    吃雪糕吃到身上这点…粉随爱豆啊=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