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erno_

心境

暮幽里:

rumlow仿佛掉入了时间的夹缝里,现实的幻影如荆棘纠缠着他,束缚住他的手脚,他看得见所有人的生活,战后的平淡又安稳的生活,但是这些生活里都没有他,不,有他的痕迹,他也活在他们的回忆里,但是生活还是继续,没有rumlow也能过的很好的winter,cap终于还是永远呆在了他的身边。 rumlow嘶声大吼,不对不对不对!怎么可以!他的声音仿佛被空气吞没,他的世界寂静无声,无法触碰的现实,无法传递的声音,rumlow抱着头向后退去,突然脚下一空,他掉进了不知从何而来的深渊,陷入了昏迷。 突然他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地喘着粗气,winter隔着玻璃看他,他发现自己被锁在一张试验椅上。cap捏了捏winter的肩膀,一切被rumlow看在眼里,他冷哼了一声紧盯着winter面无表情的脸。 皮带紧紧地捆住他的四肢,好像梦里的荆棘,rumlow对着玻璃墙大吼起来:"winter!跟我走!来我身边!"声音被吸音壁吸收,如梦里一般他的声音石沉大海,众人看到的只是歇斯底里的rumlow,没有人听到他的呼喊,似乎也没有人想要听他的自白。 rumlow吼了几分钟,终于还是放弃了,他的脑袋又开始疼,似乎是脑后的两个血洞又开始流血,他低下头自嘲地笑笑,喃喃自语:"你不需要我,我也不需要你。"他抬起头又朝玻璃墙看了一眼,winter的双手紧紧贴在玻璃上,却克制住自己想要冲进来的冲动,此时此刻rumlow万分痛恨winter的克制,痛恨到自己再也不想忍受等待。他的手指挪到座椅下支架内部的隐秘按钮。 "成全你们。"这是他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电流在椅子上四处流窜,甚至将整个实验的电流打乱,日照灯在头顶忽闪。rumlow如愿地看见winter放弃克制疯似地冲向这里,但是有点太迟了不是吗?这竟让他生出些许快感。rumlow感觉到电流钻进他脑后的血洞里,从他的头流到脚底,将他的身体扯碎,再没有比这更好的结局——多么完美。 rumlow在电击中变得恍惚,他仿佛掉进时间的夹缝里,这一次是他亲手制造了将要没有自己的现实,但这一次他不会再痛苦,他愿意直接陷入沉睡,永远也不要醒来。


*心境如文,你是我一切无法做到的向往,尽管我们的内心如此相像

评论

热度(17)

  1. Inverno_暮幽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