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erno_

今天才知道wolfgang amadeus mozart其实不叫wolfgang amadeus mozart!
人家叫johannes chrysostomus wolfgang theophilus!


一个傻朋友的言论

几个关于音乐剧认知的误区

Amber·Lee:

空想天谕:



Variola:







1、新入坑的剧迷往往会简单粗暴地根据语种,把音乐剧分成英语剧(一般被认为是百老汇剧)、法语剧(一般被认为是法剧)和德语剧(一般被认为是德剧)。实际上,英语剧可以粗分为英剧(包括但不限于西区)和美剧(包括但不限于百老汇),但是也有其他国家的剧目,比如加拿大(《安妮和吉尔伯特》)和澳大利亚(《沙漠妖姬》)——加拿大的情况更复杂,因为它不仅出英语剧,也出法语剧。法语剧通常涵盖法国本土剧和魁北克剧(加拿大)。德语剧则有一大半其实是奥地利剧。








2、所谓的四大音乐剧(《猫》、《歌剧魅影》、《悲惨世界》和《西贡小姐》)其实是一个伪概念,韦伯和勋伯格都是当代音乐剧大师没错,但不足以笑傲江湖平分天下,这四部剧唯一的共同点只有一个:制作人麦金托什,称它们为西区四大剧还差不多。(不严谨地说,这四部剧的确都是先在西区上演,然后杀入百老汇的,然而问题是,西区上演的大悲其实是麦金托什重新包装修改过的大悲——大悲首演于1980年的巴黎体育宫,我的内心里觉得,这还是一部重新包装的法剧)








3、根据演出场次来算,真正的西区四大剧是——《捕鼠器》(1952年首演,总计演出2.7万场)、《悲惨世界》(1985年,1.3万场)、《歌剧魅影》(1986年,1.28万场)和《黑衣女人》(1989年,1.15万场)。《猫》(第6名,0.89万场)和《西贡小姐》(第17名,0.42万场)显然不符合伦敦观众的口味,尤其是《西贡小姐》,严重名不副实(然而Lea真好看啊)








4、相应的,百老汇四大剧其实是——《歌剧魅影》(1988年,1.24万场)、《芝加哥》(1996年,0.87万场)、《狮子王》(1997年,0.83万场)和《猫》(1982年,0.75万场)。第5名以下依次是:《悲惨世界》(1987年,6680场)、《歌舞线上》(1975年,6137场)、《加尔各答》(1976年,5959场)、《坏女巫》(2003年,5835场)、《妈妈咪呀》(2001年,5758场)、《美女与野兽》(1994年,5461场)、《吉屋出租》(1996年,5123场)、《泽西男孩》(2005年,4642场)、《西贡小姐》(1991年 ,4092场)、《42街》(1980年,3486场)、《油脂》(1972年,3388场)、《屋顶上的提琴手》(1964年,3242场)








5、从前几名的排行来看,似乎可以轻易得出西区的演出密度和市场活跃程度都优于百老汇的错觉,但是如果往排名表的下部看就会发现,到排名20位前后的剧目,西区和百老汇的演出场次都维持在两千到三千场的范围内,西区的高票房和高卖座率,是因为有限的资源更加集中在几部名剧身上,而且有些剧目会频繁复排,有些剧则在各方因素的推动下长演不衰(这里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比如人在伦敦的麦金托什)。








6、制作人对音乐剧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以麦金托什为例,最有说服性的例子就是勋伯格的《悲惨世界》。1980年法语版《悲惨世界》在巴黎体育宫上演三个月,因为剧院合同到期被迫停演,有人将剧本拿给麦金托什后,他联系勋伯格修改五年,有了今天我们听到的西区版大悲(当然也有人会更喜欢法语原版,这个是审美和品味的问题见仁见智我不多做评论),厚重的交响,英国式的演绎,几乎听不出原著的法国味了。勋伯格从此也离开法国市场,转到英美发展,他之后又推出了三部音乐剧,你们可能只知道《西贡小姐》,因为这仍是他和麦金托什合作,在西区推出的作品。勋伯格的第四部音乐剧是《马丁·盖尔》,仍然在西区推出,但是这一次麦金托什对剧本的题材和风格不太满意,兴趣已经不大了;勋伯格的第五部音乐剧《海盗女王》是在百老汇推出的,首演卡司包括Stephanie J. Block、Linda Balgord和肉排Hadley Fraser,这部剧听过的人又有多少呢?








7、法语音乐剧界也有几个知名制作人,最值得拿出来说的的大概就是Luc Plamondon(剧本、作词)和Dove Attia(剧本,作曲)。Plamondon最著名的作品是《星幻》(1979年)和《巴黎圣母院》(1998年),被誉为是开辟了法语音乐剧纪元的两部划时代作品(实际上法语音乐剧的传统从20世纪50年代起就未曾间断过,就摇滚音乐剧而言,勋伯格的处女作《法国大革命》[1973年]甚至比《星幻》还要早,当然没人家红是真的)。Dove Attia可能对新粉丝来说更熟悉一些,《十诫》(2000年)、《乱世佳人》(2003年)、《太阳王》(2005年)、《摇滚莫扎特》(2009年)、《1789:巴士底狱的恋人》(2012年)、《亚瑟王传奇》(2014年)都是他担当制作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Plamondon和Attia都不是土生土长的法国人,Plamondon是魁北克人,Attia是突尼斯人。








8、顺便说一下所谓的“法语四大剧”(《巴黎圣母院》《罗密欧与朱丽叶》《十诫》《小王子》)——这“四大剧”的说法是上世纪末入法语坑的剧迷们耳熟能详的,但其实这四部剧里也有一个名不副实的,就是Richard Cocciante作曲的《小王子》。不得不承认这部剧的曲目和舞美是非常优秀的,但这部剧本质上是一部小剧场剧,加上演员的年龄限制,注定了不便于推广演出。和《小王子》同期(2002-2003年)的优秀剧目其实也是很多的,比如Gérard Presgurvic的《乱世佳人》、Michel Legrand的《柳媚花娇》、Félix Gray的《唐璜》,《小王子》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估计和《巴黎圣母院》剧组出身的作曲Richard Cocciante和主演Daniel Lavoie有关。








9、德语剧好像没有听说过“四大剧”的提法(我不懂德语,德剧听得也少,如有错误请指出),如果有的话估计是《伊丽莎白》(1992年)、《吸血鬼之舞》(1997年)、《莫扎特》(1999年)和《蝴蝶梦》(2006年)。除了《吸血鬼之舞》之外,其他三部剧全部是Michael Kunze作词(捷克裔,德籍)、Sylvester Levay作曲(塞尔维亚裔,匈牙利籍)搭档创作(《吸血鬼之舞》的词作者仍然是Kunze,作曲是美国人Jim Steinman)。四部剧全部是奥地利的Vereinigte Bühnen Wien (VBW)公司制作,所以从血统上算是奥地利剧。








10、《德库拉》不是德剧。








11、以德库拉为主题的音乐剧大致有四部,分别是捷克音乐剧《德库拉》(Dracula,1995年)、美国音乐剧《德库拉》(Dracula, the Musical,2001年)、加拿大音乐剧《德库拉》(Dracula, entre l'amour et la mort,2006年)和法国音乐剧《德库拉》(Dracula, l'amour plus fort que la mort,2012年)。B站上那个德版德库拉是美国音乐剧《德库拉》的德语重拍版(准确地说是奥地利重拍版——2007年格拉茨音乐节)。Wildhorn对百老汇版的修改在2005年瑞士巡演时就开始了,至于他成为污叔的脑残粉专门为奥地利版范海辛多写了几首歌什么的,谁还没当过谁的脑残粉呢?
顺便,加拿大版的《德库拉》是法语剧,制作人是大家熟悉的诗人Bruno Pelletier。法国版的《德库拉》当然也是法语,而且两部剧都喜欢在副标题里写什么爱啊死啊的,经常让新粉搞不清。记住山羊胡惨白脸声音特别磁性的那个是魁北克伯爵,我就静静地装逼不说话两个小时一句词没唱的那个是法国版伯爵。








12、其实法语、德语音乐剧已经不算小语种了, 俄语、荷兰语、捷克语都有不少好剧目哦(所谓德三枪,其实就是荷兰剧),这个时候只恨自己懂的外语太少啦。








暂时想不起来其他的,以后想起来再补充吧。








最后,音乐剧这种形式和话剧、舞剧、歌剧一样,是以剧场为中心的艺术,所以不要被官录、官摄这些东西限制,这些现代的技术手段的确大大造福了没有条件到现场看剧的观众,也极大地拓宽了观众的时间和空间范围。但是,剧场的中心永远是剧场,不要迷信原卡、A卡、纪念卡这些名头,用开放的心态去听每一个版本、每一种演绎,真的会有惊喜哦。













我也是有情头的人了!@cécile. 

一个杂七杂八的豆JCS的repo

可是记repo已经是12月11号晚上10点了,距离看完豆的JCS已经过去两天了,感觉自己还处在兴奋劲里不能自拔。

我是从柏林过去的,坐车3个半小时,在汉堡换乘。我亲爱的大佬 @cécile. 是从巴黎直飞不莱梅,我们在不莱梅聚头。因为天气原因,她的飞机延误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等我到了不莱梅,他刚刚起飞,所以我趁此机会在不莱梅逛了逛。等她到达的时候已经是9号中午12点多了,我们逛了不莱梅老城区和吃过“中饭”后,就坐车到奥尔登堡。说实在的,选择从不莱梅作为中转站到奥尔登堡是个明确的选择,全程只需要半个小时左右,平均每半个小时发一辆车,四联的740区域的单程票是30欧左右,所以两个人往返票价是最便宜的。

等我们到达奥尔登堡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因为在圣诞前去的,所以有圣诞集市。整个奥尔登堡老城区几乎都是圣诞集市,我们两个为了杯子一直想要喝Glühwein(热红酒),但没喝*因为人太多了哭唧唧  德国的圣诞集市是这样的:可以在这里喝热饮,热饮的杯子是收费的,你可以选择退杯子也可以不退,但是一般我都不退,因为每年每个城市的杯子的图形都不一样,可以收集ww

逛完圣诞集市,我们俩就提前一个小时到了OldenburgIsches staatstheater。在剧院的外围特地找了一圈找到了JCS的海报,这个剧院已经算是很大的了,除了演JCS的大剧院之外还有一个小型的剧院在同一座建筑里。像演玛利亚的Martyna平时的卡门就是在小剧院呈现的。在我们等的时候偶遇了一个上海的姑娘(ps.忘记要wb了schadeL)之后我们去找前台问SD在哪,前台特别特别可爱,她开心的给我们指了去后台的路,还问我们是不是工作人员;emmm完全可能是因为我德语不好,她没听懂,我到底想要去做什么。然后我们又解释了一遍,他还是说我们可以去后台,但是我们怂啊!就没去!哭!

进场前三分钟还刷到oedo的insstory了!

接下来应该就是正式的repo了……你看到这里,真的要开始repo了!

·没拉大幕的时候给的海报真的太有cp感了,耶稣和犹大侧脸反向对视,这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对于开场,我和Cécile有不太一样的观点,martyna和其他两个主演小姐姐在穿上高跟鞋,martyna还在戴耳环,我觉得是可能没准备好就拉大幕了*应该不是;Cécile认为是特地安排的。

·在犹大开始唱歌之前的场景是宣传片里豆像歌姬一样的那个烟雾投影,犹大和其他人在伴奏,这个期间rupert全程敷衍啊!弹琴键都没按下去啊!ps豆这一段的动作在第二幕"Superstar" – Judas的时候,rupert做了完全一样的的动作,穿了完全一样的衣服(rupert穿起来,整个衣服都被撑起来了,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圆!*不是)

·犹大和耶稣吵架的时候,犹大向前被耶稣推了一下,然后继续向前又被推,一共推了三次!一直从舞台中心推到舞台右方!

·rupert和oedo腿真长!这两个人都蜷在那个黑皮沙发上,感觉沙发根本放不下他们的腿!豆全程都是我好瘫啊,我为什么要这样啊,你们说什么啊,你们好烦啊的状态,rupert则是你怎么就是不听我说啊,宝宝好委屈啊,你还凶啊,你们都不喜欢啊的状态。

·豆的一成不变发型在这个剧里也有体现,不管他怎么甩,怎么折腾,怎么揉,最后还都一样!这个人的头发有毒吧!

·豆在场上干了一瓶水,绝对不是啤酒!可以看出来绝对是一整瓶,喝完了不到一秒就开始唱,他真是太棒了!

·在豆干水的时候,rupert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宝宝有小脾气了*不是。期间有一个小姐姐要坐在沙发上,特别嫌弃的拍了他的脚,他又一脸不高兴的把脚蜷起来。

·在耶稣和玛利亚亲上的时候,一直躺着的犹大突然坐了起来!

·彼拉多的假发!高音美!盖发亚的光头!低音美!

·再次吐槽德村的僵尸舞,全程尬跳,但是从二楼看下去的感觉特别好,虽然尬但是特别有感觉,一如既往的德剧风格。

·rupert一共应该有三套戏服:上下半场各一套,在告密的时候多穿了一件带兜帽的外套。再加上最后superstar的和豆一样的衣服。而豆全场就一身外加最后受刑前的可撕衣服!其他主演都是一套衣服,玛利亚就是加了个粉色外套……果然judas是主角。

·玛利亚唱I don’t know how to love him的时候串戏德扎康康的irgendwowird immer getanzt,都是不愿改变自己,但还都为了豆选择改变

·整个剧的灯光和烟雾效果很简单,但特别有效果。比如说:犹大背叛后,枪放在箱子上,灯光从上到下照下来的时候,光投在judas的头上,兜帽把脸遮上,唯一能看到的只有鼻梁一点,宛如一个骷髅一样。

·使徒们围住耶稣逐渐向他逼近的时候,犹大有想要回去保护耶稣的感觉,但是最后还是推开使徒逃跑了

·耶稣被抓的时候,玛利亚想要上前拦下,是被犹大抱住,不让她去的

·所有人的演技都很好,虽然开场oedo被推下台的假摔和oedo生气把rupert推倒在沙发上这两个摔都很假之外*不是,剩下都很真是。Rupert在告密的时候,手一直抓在衣角上而且不停的抖;最后的晚餐也全程没有看过耶稣,一直在不停的喝酒,当其他信徒和他说话的时候,他就显得很急躁,然后要哭了一样;oedo的哭腔和受难之后的嗓音真是让人心碎;受刑时候每一下鞭打,oedo都会特别配合的抖动,而且越到后来挣扎的越明显。

·整场下来rupert吻了oedo两次,两次都在脖颈上而且都吻出声音了!最后一次吻完了之后他还打了oedo屁股一样!声音特别响!

·犹大自杀,枪声是在音乐中突然响起来的,我看到我前排的男生被吓了一大跳!rupert在唱这段的时候真的声音超级美,就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绝望感,他唱:“I DON’T KNOW HOW TO LOVE HIM”的时候真是感觉像是要哭了一样,最后临死前的哭声,啊……心疼……

·犹大自杀之后,能在rupert太阳穴上看到血迹,他倒下之后,他所在的台子是一点一点向下转动的,他就一动不动直到最后台子落地,他从背对观众躺着顺势到了能看到半侧脸。最后是被另一个人从台上拖走。

·我最爱的就是德国人的返场,永远在拍手,直到演员不想再鞠躬位置。整个应该算是返了三次场,第一次正常返场:rupert上台之后蹦跳着先和其他演员打招呼,然后到前头和观众鞠躬,回到后面,开始扭,手指转圈圈指oedo!这个真是太可爱了!然后是oedo带全组鞠躬感谢。然后开始退场!但是这在德国怎么可能算完呢?!在全员都离开舞台后,观众还在鼓掌,于是乐队开始演奏,第二边返场,oedo来来回回鞠躬五次,大幕落下了。Emmm对不起还没完,掌声继续,大幕拉开!第三遍返场!哈哈哈哈哈哈!直到大家不想鞠躬之后,真正的落幕。

 

这场真是看得兴奋极了,兴奋的我们两个一晚上没有睡觉(其实是因为错过末班车没办法回不莱梅,只能在奥尔登堡小火车站凑活冻一宿才没睡)

之后我们俩的皮肉交易*不是,专辑交易真是此生难忘

Wunderbar!Toll!Super!Perfect!


米老师的ins真是宝藏🙈 要一直挖挖挖🙈
mikelangelo salieri🙈🙈🙈
衣服是活到爆mv里的吧 一看就是穿flo的 大一号!墙flo*不是🙈🙈🙈

粉不如黑???🎀

我要日吹这个少女🙈🎀

【莫萨】那是我的小蛋糕啊

  和@cécile.大大一起看完flo和米老师一个采访视频后开的脑洞

flo在采访中说 米老师偷喝自己的蜂蜜茶,还偷吃自己的小蛋糕ww

本来想开车的,但技术不好*哭

我会好好学习如何开车的,争取能把这篇结束开上高速*并不

——————————————————————————————

萨列里快步走过通道,朝着自己的化妆间走去,心心念念想着的都是那块生日小蛋糕。

今早,一个舞者小姐姐,给他的,说是为了庆祝他的生日。说实在的,萨列里最近一直在准备着莫扎特和自己的演唱会,忙得忘已经到了自己的生日了。女舞者把蛋糕带给萨列里,还写道:“每个人都拿了自己的一份啦,这份是你的。”萨列里矜持地说了声谢谢,心里却感到十分贴心。因为工作人员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萨列里不喜欢吃甜食,就算喜欢也只有一点点,就像喜欢莫扎特那么喜欢的一点点。

 萨列里用最快最平稳的速度穿过繁忙的剧组人员,走进自己的化妆间,就看到自己的化妆桌上,小小的一块蛋糕孤零零的放在盘子里,彰显着自己微乎其微的存在感。萨列里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自己的失望,然后便听到一个软绵绵嘟嘟囔囔的声音说道,“萨列里大师,小蛋糕真好吃!”

萨列里抬起头,从那个小小的都不能说是一块的蛋糕上移开视线,就看到莫扎特靠在自己的化妆镜旁,穿着还没脱下的戏服,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自己。最重要的是在那一缕弯弯曲曲翘起来的毛毛旁边脸颊上,还留着一小块蹭上去的奶油。萨列里看着莫扎特,控制住自己马上要嘟起来的嘴,压下去心中的不满,开口说道“您怎么可以这样啊,那是我的小蛋糕啊!”

“可是,我还礼节性地给您留了一小块呢!”

萨列里看着盘子里孤零零的最后一小块蛋糕,心里的委屈马上就要爆棚了。只看见一只手伸向那最后一块小蛋糕,萨列里用两只手指捏着最后一块小蛋糕,要往嘴里放去。萨列里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块小蛋糕,一点都不委屈,我一点也不爱吃甜食。莫扎特看着自己面无表情但眼睛湿漉漉的大师,毫不犹豫的将最后一口蛋糕放进嘴里。萨列里忍不住了,皱起眉,心疼的看着那块小蛋糕消失在那带着笑意的唇间。还没等萨列里惋惜,那唇已经靠近自己。

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萨列里,轻巧的撬开有些呆愣的大师的唇,嘴里是甜甜的蛋糕,莫扎特的味道。莫扎特灵巧的用舌头将最后一块小蛋糕推入自己心爱的大师的嘴里,他的右手托住萨列里的后脑,左手拦腰拥住,人更贴近,仿佛想将对方整个人融入自己。

萨列里感受着嘴中甜甜的蛋糕,垂在身体两侧的手不自觉地抱住莫扎特。小小的蛋糕很快就融化在两个人的唇间,萨列里推开莫扎特,小小的喘着气,想要补回刚刚丢失的氧气。眼睛中带着因为缺氧而引起的泪水,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音乐的宠儿,装作镇定的质问着面前的偷吃自己蛋糕的小偷:“您知道的,那是我的小蛋糕。”

“亲爱的萨列里大师,那只是一块小蛋糕而已。”偷吃的小坏蛋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美景,眼下的星星饰品随着笑一闪一闪的。自己脸上的奶油也由于刚刚的吻沾到了对面一向干干净净的大师的脸上。

“可是那是我的小蛋糕,我的。”萨列里毫不知情的带着奶油看向还在笑的讨厌鬼。“您不应该偷吃的。”

莫扎特笑着吻上萨列里的脸颊,把萨列里脸上沾上的奶油舔掉,然后看着一向镇定的大师耳尖迅速变红。

“所以啊,我要赔给您一个大蛋糕啊。”


[米Flo][文末有車軲轆] 四個玩笑和一個懲罰

cécile.:

一篇遲到了很久的miflo con小腦洞, Inverno_小天使點了黑T眼綫play所以有一個小車輪, 原本點的是pwp但是生生寫成了逗比向, 我的鍋! 我去補angry sex大火車!


扒車軲轆點這裏.


20號早上回巴黎沒有去成FM! 這兩個一定要永遠好下去啊啊啊啊.


 


順便...有點想寫一個英版亞當扎和Flo薩...? 粉色馬丁靴什麽的實在太可愛了!